心神不宁的意思我与我妈的无厘头生活-来不及取名了

发布时间: 3年前 (2018-07-21)浏览: 66
我与我妈的无厘头生活-来不及取名了
今晚整书架时翻到高中时写的观察日记莫纳卡,偶然读到这篇写我妈的(听着怎么这么像骂人呢),然后读给我妈听,发现好多事本来都忘了,一读日记又都记起来了叶子淳。高中时的文笔很稚嫩,但这没什么要紧。时隔六年又把我和我妈都逗笑了,第一次觉得记日记真好。以下,正文献上:
“快点刷牙洗脸!”我妈又在催我。
“快点刷脸洗牙!”我回击。
“快点刷脸洗屁股!”
“你快刷你的屁股吧!”
我和我妈每次进行完如上这类毫无逻辑可言的对话后,我妈总会故作生气地说我没大没小,不尊重她老人家。但这只会更显得她没有逻辑,因为是她先不把自己当个长辈,而后才有我不把自己当个儿子。
无厘头没有逻辑1
某日早上我刚起床,我妈问:“你想吃什么?蛋炒饭还是饭炒蛋?”我想了想说:“吃饭炒蛋吧,蛋炒饭吃厌了”。于是她就把那早已炒好的饭炒蛋端了过来。类似的还有:“你想吃面条还是条面?”对于我妈如此兴致勃勃的提问,我仍得“兴致勃勃”地回答:“我要吃条面!”我还真期望她能端上来一个叫“条面”的东西。
今早我俩又在吃条面,我妈说:“你爸今天要回来了,我的苦日子又要来了”(我爸睡觉时的呼噜声对我妈来说是一种苦难)。她接着说:“我们来干一杯”。说着我俩不约而同地端起了手中的那碗面,碰了碰碗,喝了一口面汤中国浔阳网。我望着我妈的碗,说:“你怎么没把面也喝下,我们俩应该一饮而尽。”我妈说:“我面量不好,喝不下沛小岚。”事后我想明白一件事天眼神兔,我跟我妈说话,不需要什么逻辑。
无厘头没有规矩2
所谓做儿子的规矩,储世新就是我要整日“母亲大人左,母亲大人右”,前句“儿子岂敢冒犯母亲大人!”后句“母亲!您是这世间最伟大的人!”。至少,不是我与我妈那样。我妈平日叫我“少爷”,有时兴起还叫“老板”、“领导”。她对此的解释是“她是被嫁过来伺候我们这些姓邹的”。有时她“少爷、少爷”地叫个不停,我真想叫她句“小霞”,吩咐她给我穿鞋倒水。
我妈玩qq游戏时很专注,“两耳不闻家中事,一心只念斗地主”,任凭我跟她说什么,她都只是“嗯嗯”、“行行”地敷衍我桑央嘉措。我扒着她耳朵轻声说:“你是不是得老年痴呆了呀广州益寿医院?”她没理我。我提高嗓门又来几遍:“你真得老年痴呆了啊!”她被我烦得受不了,又是一阵“是的是的”的敷衍。过一会儿,她才大梦初醒地问我:“你刚才说什么来着?我没听见吾爱是谁。”
某天晚自习下课回家后,我的某根筋自动搭错魔武天下,跟我妈又进行了一段常人难以理解的对话。
我:“呀!你怎么还在?我不是让你去码头了吗千田爱纱?”
妈:“去干嘛杜康酒怎么样?”
我:“去搬货啊!我跟码头老板说好了,让你每天夜里去他那儿搬货,他会给你发工资的李欣汝嫦娥。”
妈:“真的啊!我有钱就可以买衣服穿了。”
……
我:“你拿好一块钱,饿了就买个馒头吃。”
妈:“一块钱太多了啦,五毛钱就够了。”
这之后的好几天,我每晚回来后的第一句话是:“你怎么还没去码头?”我妈的第一句话是:“马上就走。”然后她就给我说她昨晚搬了特别多的货,老板夸她,说她一个人顶俩男的。我问这问那地了解码头的情况,好像真有这回事。我俩是好演员佐野夏芽,演起戏来从不叫停,至于笑场,那更是从没有过的事。
然而某天早上我妈说:“我昨夜一夜没睡着”,她接着说:“我一直在想,你怎么那么狠心,竟然让我去码头当搬运工。现在就这样对我,等我老了,还不定怎么折磨我……”我听着她一个人在那碎碎念,心想估计又要搬出高海军了(我高中班主任),这可是她的杀手锏。只见她掏出手机异客之旅,一边装着查号码一边说:“我告诉高海军,说你是个不孝之子。”我早已笑得直不起腰,说:“你别演了周禹侯,我不让你去码头了。”我妈不理我,只听见她用夸张的温柔腔调叫道:“高海军老师啊……”听得我一身鸡皮疙瘩。
无厘头就是出其不意3
某日我妈向我传授育子之道白文彪,她语重心长地讲到:“教育小孩其实很简单:她要是玩暖水瓶,你就让热水烫他一次;他要是在楼梯上爬上爬下恐影迷,你就要他狠狠摔一跤……”我问:“那他要是一直往井里看呢?”我妈说:“那你就用绳子绑住他,把他吊在井里。”我说:“那他要是一直往马路上跑,是不是要开车去撞他一次。”我妈说:“对的”。
号外号外——“母亲开车撞子,称教育其不在马路玩耍”。
我妈在无厘头领域的造诣极高,出其不意是她的制胜法宝。某日吃早饭时,我妈叫我吃鸡蛋,我表示不想吃。她递过来一个蛋,突然唱起了一首歌:“你个蛋,你个蛋,你个你个你个蛋,你个蛋,你个你个蛋正直爱洁蟹。”那调子,正是神曲《忐忑》(2012年神曲)。我后悔当时没跪俯在地上,好好膜拜这位大神。
不过我妈也有失手的时候。一日她臭美地跑来,说她把香水喷在了胸部,让我凑上去闻闻看浓不浓。我刚把鼻子凑上去心神不宁的意思,只听见“咔嚓”一声,紧接着是我妈奔放的笑声“哈哈哈哈哈”。我这才知:“不好,中计!”原来我妈用手机拍下了刚才那一幕。她得意地说:“我要把这张照片发给你同学,说你到高中了还在吃奶,然后让你在全校出名”,她笑得连话也说不顺畅了。我想不起我又哪儿招惹她了,竟让她想出这么损的招数来。我把手机夺过来一看,“哈哈哈哈……”直接笑趴——她拍偏了,只拍到了我的肩膀。我说:“你应该事先练练怎么拍到这个方位。”我妈表示她不会罢休,下次一定要拍到。
前晚,我给我妈敲背,她说我敲得有气无力大唐营养师。我就在电脑上找了几首爵士鼓的音乐,练起了打鼓,我妈的背就是我的鼓面。我跟着音乐的节奏敲得正激情,我姐走进屋内,默默地说了句:“我的天,真受不了你们两个!”
我妈4
我妈年纪不小了,个头很高,也很胖。我妈嗓门大,力气也大,一般男人都不敢跟她吵架。我妈也有很多烦心事,但她整日嘻嘻哈哈,说自己是个什么事都不管的大傻。
2012年8月10日(高二),晴
手稿

标签:

上一篇: 栗子的功效春光苦短,我想和你一起生活-单向街书店
下一篇: 手动咖啡机暑训丨基石固,战神威-飞豹突击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