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理学论文范文爱爱时在里面什么感觉?-古阅留香

发布时间: 4年前 (2017-10-18)浏览: 58
爱爱时在里面什么感觉?-古阅留香


酒桌上,无非就是往来迎送,几杯酒喝下肚子,谈笑间,只有自个儿才能知道这当中的滋味,或是苦,或是甜。
容沂从酒桌上下来的时候,天色已经不早了。今日,他莫名的有些厌烦。看着酒桌上那一张张的脸庞,有熟悉的,也有刚认识的,一张张,在烟雾弥漫中,都显得有些不真切,或者说,丑陋了起来。往常,他是乐意欣赏这些人为了迎合他而露出来的丑态的,可是今天,他实在是没有这个兴趣。一举干掉自己眼前放着的白干,他站了起来。
这是打算走了!
他一站起来烟波天客,其他人也跟着纷纷站了起来。今晚这一桌酒席,请的就是他马大帅第二部。他不愿意奉陪了,自然也就宣告酒停杯收了。
“容总,这就走了吗?”一人嘻哈着笑了起来。
容沂瞄了那人一样,接过他递过来的自己的西装外套,穿上,不哼一声地迈步往外走。自然有一心奉承的其他商人提前为他打开包房的门。
容沂优雅地仿佛一只老虎,在自己的领地巡视一般,自得地走在了这些人的最前面。其他人也各自穿上衣服,陪着小心,跟在他的后头。
容沂此时所在的“醉生淑死”俱乐部,是J省最大、也是设施最全的,包括餐饮、住宿、议会室、KTV包间、桑拿、健身房等等,总之是吃喝玩乐,乃至办公,都可以在这儿解决了。
这一行人所在的包间,是这里的总统包间,相当隐秘,不容许其他人随意进出的。就是包间外面的走道上,也是安安静静的很符合总统的高级待遇。
容沂打开包房门的时候,走道依然是安安静静的,灯光昏暗,照顾到客人的**的同时,也流露出一丝靡的味道。他信步踏出了包间,转身,却猛地顿住了脚步,愣了一愣。
幽暗的灯光,染着七八十年代的那种昏黄,使得人影都显得有些晦暗不明。在这幽魅地仿佛通向过去的走道上,站着一个女子,一个仿佛从画里面钻出来的女子。
白玉一般的脸,透着一丝诱人的红,真是古人所说的“白里透红”了,那般的自然,又是那般的浑然天成。脸型不大,瓜子脸,镶嵌在如瀑布一样披散的黑发当中,白的是那样的白,黑的是那样的黑,鲜明的对比,让她妖媚地仿佛成了精似的。
她低低地垂着眼睛,看不清她的眼,只能让人隐约地看见她那一排又长又俏的睫毛,仿佛密梳一般。扑扇着,仿佛像翩跹的蝴蝶,小心翼翼地,仿佛怕惊扰人一般,一下又一下地挥动着。她的鼻子,就像她那张白玉的脸一样的小巧,挺翘着,心理学论文范文是很令人惊叹的完美。其下粉嫩的唇,分明没有上唇膏,却依然红的那般的娇脆欲滴,简直比当季的樱桃还要鲜美。
容沂发现自己的身子,似乎有些热了起来。他知道,这不仅仅是因为喝了酒的缘故,他的酒量他自己知道,还不至于醉倒!
女子的个头不高,容沂身高一米八多,快一米九,看着这个女子,仅能到他的胸口,估计是一米六三四左右。她上身穿着一件白衬衫,下身穿着一件碎花的天蓝色小裙,看上去,清新而又迷人。她依然低垂着脑袋,两只也是纤细如玉的小手,纠结地缠绕着,似乎是有些紧张,却让人不太明白她在紧张什么!
似乎是感觉自己被强烈注视着,女子缓缓地抬起了头。
容沂身子重重地震了一下,眸子控制不住地扩大了一圈。
好一双楚楚可怜的眼睛,雾气氤氲的好似两潭千年的古泉,黑幽幽的,深的有些望不到底,简直快要让人醉在这一双黑漆漆的双眸之中。
对上了他的眼,她一下子有些慌乱了,粉嫩的唇瓣轻轻地开了一下,似乎要低呼,却没有呼出生来,平添了几分诱人的姿色,让人想吻上她那可爱的小嘴,一亲芳泽。
她的眼眸无措地游移,仿佛一只受到惊吓的小鹿,不知道该如何是好,却又在那动弹不得。
容沂的嘴角,缓缓地翘了起来,他已经好久,没看到这么出色的猎物了!不过,她看上去好小……不会没成年吧……
他的驻足,惹来后面跟着的人的关注,大家好奇地把脑袋往外面探,看到底是什么吸引了这寡言少语、高高在上的容总的注意力。此间,一个男子急急忙忙地也探出了头,看见女子,心头一喜。再看看为此而止步的容沂,脸上更是喜不自禁。
中年男子大胆地挤了出来,几步就跨到了少女的跟前,笑眯眯地一把牵起了少女的手。“淑淑,傻站在这里做什么,快来见见容总!”
不由分说着,中年男子拉着林淑上前了几步,强硬地推到了容沂的面前。林淑越发的无措,内心的慌乱表现为身体不受控制地颤抖。中年男子一个用力,害她没站稳,一下子往前栽了过去。
“啊”
她低呼,垂着眼睑的狭长眼眸,瞬间瞪得大大的,因为,她正正好好,摔在了刚才一直看着她的男子的怀里。
容沂还没来得及伸手去扶住她,她已然像是受惊的兔子一般,急急忙忙地推着他的胸膛站了起来,连声道歉:“对不起……对不起……”
她的声音分外好听,就像小鸟儿在叫一般,让人的耳朵受用的紧。她低垂着脑袋,露出了一小截白皙的脖子,仿佛莲藕,很白很嫩,又仿佛幽幽地生着香。他发现,她的脖子,以及她脖子下面的后背,白的都一如她的脸,妖一般的嫩!
中年男子见到这有些出乎他意料却更加完美的一幕,嘴角浮现一笑,故作歉意地对容沂说道:“容总,不好意思啊,小女就是这样,一见生人就紧张,你大人大量,千万别放在心上!”
“不会!”容沂立刻回道,声音很轻,他有些怕吓到这个仿佛迷路的小鹿一般的女子。他也感觉到,自己的心情莫名地好了起来,应该,是因为这个突然撞入自己怀里的女子吧!
林淑猛然抬起了头,诧异地看着他!
容总?!就是他吗?!好年轻啊,好像还不到三十的样子!
她就站在他的面前,两个人的脸庞相距不过一尺,更加能把彼此看的一清二楚。
她睁着那一双雾气腾腾的眼眸看他,可怜地似要掉下眼泪来了。他这才发现,她的双眼是极为狭长的,所以,在她的睫毛扑扇间,会让那一双眼眸多了一股夺人心魄的妖媚,这让他联想到了古时候落魄的书生常常能艳遇到的狐狸精!
有些无辜却不自觉绽放媚态的黑眸,白玉一般的脸,欲语还休轻咬着的红唇,在如墨般的秀发之间沉沉浮姜离浮,此刻绽放在容沂眼底的这张脸,让他联想到了三个字魅生香!
集清纯和妖媚融为一体,这个女子,若是身在古代,怕是肯定要被保护地好好的。少女时,藏在深闺不让见人。嫁了人,也必定是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可是在这物欲横流的现代,只怕她是要被人给生吞活剥的!
中年男子林豹分外满意容沂对林淑的凝视和关注,笑着道:“容总啊,你初来贵地,让小女淑淑陪你逛逛吧。这地方她熟地很,呵呵……”
说着,林豹又将林淑往前推了一步,推入了容沂的怀里。这里面含着的意味,已经是不言而喻了。林淑颤抖的越发厉害,粉嫩的唇瓣也跟着轻轻颤抖了起来,好像两朵低低哭泣的雨夜花,可怜又可爱。
容沂看了一眼林豹,轻易地就从他谄媚的笑容和充满欲求的眼底收到了林豹想要传达给他的信息。这林豹,是想从他这儿接单子吧?!他名下的亚东集团要在J市开发市场,设下据点,大刀阔斧地建设的同时,林豹这个建筑商,肯定也是卯足了劲想要在此谋利的。这个女儿,应该就是送礼了!生意场上送女人的事情,也算是常事,不新鲜。可这女人,噢,不,应该说是女孩,会是林豹的亲女儿吗?
“你叫什么名字?!”他问。
他的声音是醇厚低沉的,仿佛上了年岁的葡萄酒,听着极容易让人沉醉的。
林淑舔了舔自己的红唇,压抑心头的慌乱,小小声地回道:“林淑,双木林,美淑的淑!”
他无声地笑了一笑,很可爱的介绍。
“你的女儿很可爱!”他斜眼,这样对林豹说的。
林豹顿时红光满面,呵呵笑了起来。
容沂率步走了出去,林豹急急忙忙推了一把林淑。林淑愣愣的,不知道该怎么办!林豹暗暗瞪了林淑一眼,努努嘴,指了指已经走开的容沂。林淑低“啊”了一声,如淑初醒一般,急急忙忙地小碎步跟上。
听着后头传来的细碎的脚步声,容沂的嘴角又是一勾。隐藏于昏暗的灯光之下的双眸,衬着他那一张棱角分明、气势沂人的脸,晶亮地吓人。那里,藏着一头兽,随时都准备着出柙的兽!
其余人,再也没跟上。大家心里都明白,这个跟随而去的女孩是什么性质的!
容沂出了俱乐部的门,一亮黑色的轿车,缓缓地在他的面前停下。尽忠的属下下车,替他打开了门。他钻了进去倾国乱,手下惯性地要关门,却看到他的手往外推了推。手下一愣,立刻缩回了手,恭敬地在车门旁站好,将眼眸投放在了俱乐部的门口。
看见了一个女孩,美丽的女孩,绝美地仿佛是从六七十年代的旧上海走出来的女孩,周身洋溢着一种落魄贵族的淡雅和矜持。丁忠心神一凛,立刻绷紧了身子,眼观鼻、鼻观心洪文安微博,驱走旖旎,收敛了心神,静候林淑的到来。
适才,在不知不觉间,林淑又落在了容沂的身后。
她迟疑地一步步朝他走近。车里的男子闲适地坐着,根本就不看她。光那张侧脸,就俊美的惊人,不是那种表象的俊美,而是由内而外、成熟至极、气势逼人的俊美。这就是父亲嘴里所说的容总,她将要……陪伴……的人?!他俊美的太让她意外,也太超乎她的想象。可他剑一般的眉、深邃迷人的眼睛、还有好看的薄唇,都不能拂去她心头的不安!
怕……她好怕……
害怕到,她真想转身,然后放开步伐,像野马一样迅速地跑走。
可……父亲……
迟疑着、不安着,她还是走近了,近到离他也不过半米的距离。车门在为她打开着,男子依然没有扭头看她。他注视着前方,似乎看着什么,又似乎什么都没看。高挺的鼻梁,让他看上去显得有些内敛得冷酷。他像是一个闲适的霸主,面对呈上来的女奴,他看都不看一样,似乎根本就没上心。他似乎是给了女奴选择的机会鲁昕儿,可是实际上,女奴没的选择,只能选他!
她咬了咬唇,轻叹了一声,弯下腰,钻入了奢华的轿车内。她坐下来,另一只脚在车外甚至都还来得及收回来,却被他大力一拽。在天翻地覆之间,她莫名其妙地就被他给压在了身下。
“砰”
是车门关紧的声音。
修长的手指立刻抚摸上了她的唇,重重的碾转着,他笑着,扯开了透着野性美的薄唇,森白的牙齿微微一动,醇厚的声音,仿佛冰块一般地激撞了起来。
“上了这车丁连山,可就没有退路了!”
他的眼很深、很沉,也很晶亮,那里面的兽欲,已经无需再掩饰了!
她惊骇地垂下眼帘,轻轻地颤抖。狭长的双眸,遮着因为慌乱而游移不定的漆黑双眸,简直勾人紧。
“有没有人说过,你美的像妖精?”
她的身子立刻重重地颤抖了一下,红唇轻启,还没来得及开口回答。他却已经俯下身,重重地吻上了她的唇。重重压着,却是一动不动。她颤抖地越发厉害,仿佛处子一般地可爱。眼眸已经完全闭合,只能从那薄若蝉翼的眼睑上山河网,看出那依然不停滚动的眼珠子。
她在害怕?!
容沂低低地笑了起来,笑意而起的震动因为两唇相接,传到了她的唇,让她的嫩唇也跟着哆嗦了起来,软软地擦过他的唇。很嫩、很娇美、很可爱!
容沂舒心地想:看看林豹给他送来了什么了!一只可爱的小鹿,又或许,是一只妖化的蝴蝶精!
林淑的手被他牵着,穿过玉锦饭店奢华的大门,穿过金碧辉煌的大堂。
大堂经理恭敬地上前,称呼道:“容少”
他只点点头,拉着她,继续往前走。
穿过大堂,踏上电梯,电梯的字数在那一个劲地蹦跳,直至无法再往上跳跃了,才停了下来。电梯门打开,入目是奢华的红地毯,然后是一眼望不到头的走道。
他的手是干爽的,与之相比,她的手,却是湿出了一手的汗。身子是惶惶不安的热,小手却冰凉地仿佛刚才冰水里面拿出来。她根本就不敢看他,只是从交触的手,以及他镇定自若的步伐猜测出,他比她要镇定地多得多。又或许,接下来要发生的事情,在他的眼里,平常地仿佛就像吃一顿晚饭。
在车里,他只亲了她,贴着她的唇,就那么一动不动,似乎想要感受她唇瓣的触觉,没有丝毫的深入。然后,他离去,放开了她。放松身子,懒懒地斜靠着,闭目休息着。仿佛她对他来说,魅力也只是到了让他尝尝味道的地步。要真是这样,应该是好的。可她又有些惶恐,他表现地对她没什么大的兴趣的样子,那么父亲的生意……
她胡思乱想的时候,门开了,然后又关了。
她愣愣地跟着他进了门,还没反应过来这已经是入了房间的时候,却被他粗鲁地一把推倒在了房门上。房门很硬,一下子撞疼了她。她皱眉,他压了下来,高大的身影像沉沉的巨兽,压着她。略微冰冷的唇,带着略显得火热的气息,猛然贴上了她的唇。不同于之前压着她一动不动,这一次,他很凶猛。狂舌蛮横地扫过她的上唇、下唇,让她在狂野的进攻下,微微地战栗了起来。
他咬着她的唇,一点点的吸吮,仿佛她的唇是上好的水蜜桃。大掌,一点也不客气地摸上了她的腰肢,重重地揉捏着,似乎想要将她揉碎了!
天差地别的热情,让她迷迷瞪瞪地反应不太过来!这是怎么了?刚才不还是好好的跟他走路来着吗?怎么现在,他却一身炽热地压着她,在这儿狂吻呢!
他的舌宛如游龙,轻轻地抵着她的唇缝,根本没怎么用力,就轻易地破开了她的抵御,钻入了她的小嘴之中。马马虎虎地扫了一遍那香甜的原野,他就目标明确地咬住了她的丁香小舌,重重地挑逗了起来。
他的手,已经不复干爽,炽热地仿佛带了火一般。在她的后背急切地摩挲着,一手捏着她细瘦的仿佛莲藕的脖子,一手顺着那纤细柔嫩的脊背而下,一点点地探向她的腰间。她有些反感,下意识地摆动柳腰,躲了躲,却惹来他一身闷哼,更是恶狠狠地咬了她的舌头一下,修长而健硕的双腿则强势地挤入她颤抖的双腿之间,将她狠狠地压在了门板上。
恣意地压着她,俨然一副要侵犯她的样子!
她微微惊骇,本能地越发挣扎,突兀的,某处硬物抵上了她的腰部,她觉得难受,抱怨地伸手去推,却在碰到那硬物的时候,身子一下子烧了起来。不……不是她以为的杂物,而是男人的那……那个……
她慌的惊呼了起来,被他凶狠地吻着,流传出来的却是一声娇柔的低吟:“唔”
倒似是在撒娇,又似在欲拒还迎了!
她羞得整个身子都红了,双腿越发地软了,几乎支撑不住自己的身体了。他大手一伸,很轻易地就拖住了她的臀,一把捏住,强势将她压在门板上,不容许逃脱!
男性那灼热的体温,似乎哪怕是隔着衣物,都有些挡不住了!那气势汹汹的**,犹如排山倒海般向她压了过来!她的腿被拉开了,她觉得自己似乎在下一刻就会被这犹如凶兽般的男人给撕裂!她心头的某根线因此断开了。然后,忍不住地开始挣扎!
她……是不愿意的!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她是害怕的!她好怕,她不想,她好想夺门而逃,她好想求他放开她,饶了她……
她的挣扎,对身材高大、一直对运动很感兴趣的他来说,简直是微弱的可怜。反倒是她一次次的挣扎星际争端,加速了彼此之间身体的摩擦,让他的身子更加地兴奋了起来。
他要这个女孩,这是不可否认的。他的**很忠实地反应着这个事实,他的心也很清晰地在告诉他这一点。车内的隐忍,一来是不想吓到她;二来,他也习惯把好吃的东西放着慢慢地吃。他还不想像个急色鬼一样,在车上急匆匆地吃了她。他反倒更愿意,在绝对无人打扰的房间里,闲暇地逗弄着自己的猎物,一点点地让她成为自己的。
柔滑的丁香小蛇,是甜美的,惹得他有些心痒难耐。这个女孩,似乎从里到外,都透着一股幽魅的香味。一旦陷入她的小嘴,就有些舍不得拔出来。他又重重地咬了一下她的嫩唇,这才转移阵地,开始攻击那纤细而小巧的下巴。
她的挣扎,绝对不是欲拒还迎,绝对不是吊人胃口。她是来真的。她推他,双手拍打他,下巴剧烈地晃动,终于,撞上了他坚硬的齿。她痛得低呼的同时,也让他在钝痛之中,停了下来。
他一把捏住了她的下巴,迫使她仰着头看他召唤墓园。
他仔细地俯视下面这张脸,依然白嫩的仿佛玉生的烟一般,可是红彤彤的小脸,却仿佛火烧一般,那一双仿佛一直淌着泉水的眼眸,也跳跃着小火花。编贝一样的牙齿,咬着被他吻的红肿的唇,那般的倔强和不屈,却也是那样的美丽。惊人的美丽,吴一迪烈火一般的妖娆!
她合该是一个惹人发狂的妖精!
“不想?!”他低下头,贴着她的唇,低喃。声音依然醇厚的宛如烈酒,可却染上了一丝冷冽。
她呆了一下,所有的挣扎,都怔怔地停了下来。
他大力地咬了一下她的唇,收了自己的双腿,也收了自己搀扶着她的胳膊。
没有了他的帮扶,她软软地沿着门板,滑了下来。她狼狈的伸手拖着背后的门板,才不至于跌落在地上。这样的她,在高大的他面前,越发地显得小巧纤细了。他高大的身形,在灯光下投放出来的影子,几乎完全地笼罩住了她。让她在这阴影之中,逃无可逃,仿佛已经被这阴影给如影随形了。
他退后一步,双手环胸,上上下下地打量了她一番。
她的衣衫因为他的拉扯,有些不整了。白嫩的肩头,已经露出半个了,最是无心的青涩,可却偏偏最是诱人的。
她不敢伸手去整理衣服,因为,他的眼神很冰冷,冰冷地让她心底发颤。
“你不知道你是因为什么而来的吗?”他的声音如他此刻的眼神,很冷,又充满讽刺。“你来之前,没有人交代你该干什么吗?”
说完,他转身,不再看她一眼,仿佛她对他的吸引,也就到此为止了。
她心一紧,好想说一声:别
可她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慢条斯理地脱下西装,撤掉领带,优雅地解开衬衫口子,露出肌理分明、充满着力于美的麦色肌肤……
然后,他光着身子,仿若她不存在一般地进入了浴室,关了门。哗哗的声音响起,是他洗澡的动静!
他的自在,越发地衬托着她的难堪!
她腿一软,猛地坐在了地上,怔怔地掉下了眼泪!
爸爸说:“淑淑,爸爸养你这么多年,好吃好喝地给你供着,不容易,现在是爸爸需要你的时候了,你会回报爸爸的吧……”
林淑的爸爸林豹是一个建筑商,不大不小,自己有一家建筑公司,能够**地接一下活,在J市有那么点小名气。这次亚东集团来J市投资,政府大开绿灯,划出来的空地,将要盖起来的建筑物是非常惊人的。林豹也不多贪,他只求自己借此机会承接一部分的活,同时也给自己的建筑公司打打名气,好让以后的生意能更上一层楼。
林豹深知,人家亚东集团这么一个永远排在全球五十强以内的大集团,是不屑自己这样的小型建筑公司的。为此,他只能想别的办法。他打听清楚了这次来的是亚东集团的年轻总裁,也是他全权负责此次在J市的投资。那么搞定了这位总裁,自然他就能接到活了。
容沂有钱有势,他什么都不缺。他想要什么东西,甚至都不用开口,自然有一门心思想巴结他的人,急巴巴地把东西给送上来。林豹没有任何的资本,于是,他就把主意打到了自己的女儿身上。这个女儿,打小就是一个美人坯子青兰圆舞曲,林豹也是好生养着,小心地保护着,绝对不让她乱搞什么男女之事。他一直都留着一个心眼,这个女儿,是他用来在紧急关头救急用的。如今,这女儿还真是派上用场了。
那一年,她妈跟着别的包工头跑了,把这女儿扔给了他。家里的正牌老婆为此吵闹了将近一个月,可他还是把这个女儿给留下了,并且,还让她落了户。那个时候,他就能想象,这个女儿肯定会出落地跟她那个漂亮的妈妈一样的美丽。出乎他预料之外的是,这个女儿比她妈妈还要更胜一筹,简直美的不像话。若不是他一直对她严格要求,只怕她早就要被某个坏小子给拐跑了!
不是说林淑不是林豹亲生的,所以林豹舍得把她往火坑里面推。而是无毒不丈夫,林豹她不缺儿女,用一个漂亮的女儿,来换取如火如荼的生意,多值啊!看着林淑出落的一天比一天美丽,林豹还真有些后悔,年轻的时候应该多包养几个情妇,然后多生几个女儿。
闲话不多扯,单单就说今日这事吧。林淑来之前,林豹是千叮咛万嘱咐,让林淑好生伺候着容沂的。此间,无论容沂提出什么要求,无论要对她做什么丁芯,她都不能反抗。林豹甚至很直白的告诉林淑,让她陪容沂其实就是让她陪他上床。
林淑不知道别的父亲会不会这样同自己的女儿说话,她听到父亲这么对她说的时候,她的脑袋刹那间空白了。在这个家,她的身份本来就是尴尬的。一个外面的情妇生的孩子,连孩子的妈妈都不要她了,又怎么能指望着林豹的正牌夫人好好对待她呢。
相比许多无家可归的孤儿来说,这么多年,她的吃穿用度,都没有缺,这已经是极好的了。所以,父亲要求她回报,她只能把眼泪逼回眼眶,点头同意。
浴室传来的哗哗的声音,不绝耳欲。透过毛玻璃,能看到里面站着的那个男子的高大,也能感觉到男子体魄的健硕。
今夜,她退无可退了啊!就这样回去,爸爸肯定会冲她怒吼的,“妈妈”也肯定会不客气地训斥她的,说她没用,连这么点小事都办不好!
就这么交出自己的身子……
林淑怔了怔,心,刺痛了一下,然后这种刺痛,缓缓地泛滥开……
“刺啦”
浴室的门被推开,容沂从里面走了出来。他只在腰间围了一条白毛巾,光着身子,大肆肆地走了出来。这是一个俊美的男人,上天对他过分地偏爱了。给了他富可敌国的身家且不说,还给了他一张可以让无数女人尖叫的脸,并且更为偏爱的给了他一具可以让无数女人流口水的躯体。
他的躯体,健美、修长,长期的运动,让他全身无一丝赘肉。肌理分明,却不夸张,尺寸有度。尤其那两条修长的腿,简直比模特儿还要健美,还要让人心动。
他随意地用毛巾擦了擦湿漉漉的头发,光着脚,迈着双腿,像丛林的豹子一般闲适地往一边的小酒吧走去。不经意地扫眼,却意外地看见那个女孩还靠在门口。
她怎么还在?!
容沂讶异地挑了挑眉。他以为,这头稚嫩的小鹿在他好心地放开她之后,她该是夺门而逃的。她的青涩,他不可能感觉不出来。他吻她的时候,她简直是稚嫩的可怜。无辜地颤抖,若非他一手把持着,只怕她都要可怜地哆嗦成了一团。他都开始怀疑,这是不是第一次有人这么吻她了?!
她是个处女,这是毋庸置疑的。
他从十六岁就经历女色,如今都二十八岁了,经手的女人,绝对称不上少。是不是处子,他能立刻感觉出来。因为某些东西,是怎么装都装不出来的。这林豹也是大手笔了,这么豪爽地就把自己清清白白的女儿给送上门来了,而且,貌似还是一个未成年。可他向来对心不甘情不愿的女子没多大兴趣,也就不愿强迫她,纵然,她美的让他的心稍微动了一下!
可她为什么不走?!以她那清纯的样子,她根本就不适合这种成年人的游戏。她就该安安静静地呆在她的象牙塔里面,等到有一天,一位阳光的王子把她从塔里给接出来,然后和和美美地过她的小日子。
他嗤声一笑,为这种永远都不可能发生在他身上的幼稚童话。
“怎么还不走?!”他冷声问她,惊吓到了她。
她猛然抬头,有些怕怕地看着他。他心头又是一震,幽暗的灯光下,那张抬起来的梨花带雨的泪脸,让他的脑中瞬间飘过一句话风雨中哭泣的百合花……
他暗自皱眉,怎么他今天这么地诗情画意起来了!看来,还是赶紧把这误闯虎笼的小鹿给赶跑吧,否则,他这脑袋指不定又会发抽!
“你是不是怕我会对你父亲使绊子?!”他只想到了这个可能。“放心吧,我还不至于为了这点小事找你父亲的麻烦。你回去对你父亲说,所有的事情都会按照正常程序来固体啤酒,他若是有心,就公平竞争吧!”
林淑摇了摇头,扶着门板颤悠悠地站了起来。这不是父亲要的结果,她也不可能带着这样的结果回家的。
她缓步走近他,一步步地,感觉着自己和他越来越近,她的心跳,也越来越急促;身子紧绷的宠妃月非娆,都快要发痛了!
容沂可真是有些讶异了!这女孩……
眼睁睁的,看着那张玉一般的脸在他面前一点点放大,眼睁睁地看着她在他身前一寸的地方停下来,又眼睁睁地看着她伸出宛如莲藕的双臂,轻轻地贴在他腰间的肌肤上。然后,小手一点点地挪移,沿着腰侧往背后游走,慢慢地,两只胳膊圈住了他的腰。她垂着幽魅的眼,轻轻地靠过了脑袋,将半张侧脸,轻轻地贴在了他赤luo的胸口。胸口立刻就有湿漉漉的感觉,那是她脸上还没来得及干涸的眼泪。他觉得,抹上眼泪的那块儿,瞬间烫了起来,连带着胸口也跟着热了起来。那已经半软的**,顷刻间,炙热如铁!
这生来就是一个适合勾引男人的女子。她甚至不需要语言,只那么几个青涩的动作,就能挑起男人的欲火。容沂讶异自己这么轻易地被她蛊惑,可是已经起来的**,如今也只能让她来消火了。
由于有字数限制,只能更新到这,喜欢的小伙伴可以长按下方二维码,识别图中二维码添加微信公众号后,输入【恶魔】,点击链接后,选择目录从第四章继续阅读。

标签:

上一篇: 校内网注册盆栽发财树必须少浇水?其实这样浇,枝叶会更茂盛!-爱上花草世界
下一篇: 怀孕小游戏教你如何富有诗意地夸人好看-仁者爱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