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积分的公式暗恋多年的男人终于回来了,第一次见面竟是在夜总会。-悠米阅读

发布时间: 4年前 (2017-10-03)浏览: 59
暗恋多年的男人终于回来了,第一次见面竟是在夜总会。-悠米阅读至尊修罗


霓虹闪烁,黑夜变得五彩斑斓。S市最豪华的帝豪夜总会外,停着各种品牌的豪车,灯光闪耀,周毅火整个夜总会门前犹如白昼一般。各种衣着光鲜亮丽的男女进进出出,远远的都能嗅到一种奢靡的味道张馨方。
走廊尽头最后一个包厢,慕千语站在包厢门口,深深的吸了口气,捏了捏拳头,这是她每进一个包厢前必做的准备工作,为的是给自己打气,不然还真没勇气进去。
“打扰一下,请问需要酒水吗贝利叶一家?”慕千语鼓起勇气推开了包厢大门,带着职业性的微笑,有些局促不安的看着包厢里三个年轻帅气的男人。
正在喝酒谈笑的几个男人见到慕千语进来,先是有些惊讶,随即又露出些看不清意图的笑意。
“哎呀……来得正好,我们的酒快要喝完了,你把所有的酒都拿过来吧。”上官浩对着慕千语招手了招手,露出一丝邪笑。
慕千语有些紧张的捏了捏拳头,眼睛瞥到茶几上酒瓶里所剩无几的酒水,心里一喜,看来他们是真的需要酒水。
“辰少,你们帝豪的员工长得很正点哦!”上官浩凑到顾北辰耳边,轻声的笑道。
顾北辰淡淡的瞥了他一眼,端起高脚杯,优雅的抿了一口价值不菲的红酒,转头看了一眼正朝着他们走过来的慕千语,眼里闪过一抹惊艳,转瞬即逝,随后又恢复一脸的冰冷。
不得不说慕千语确实是漂亮的,精致的鹅蛋脸,殷红的嘴唇,挺翘的鼻子,脸上的浓妆依旧掩盖不了她骨子里带着的那股清纯。
“先生,请问你需要什么酒?”慕千语走到上官浩对面,隔着茶几问他,顺便将装酒的篮子放到了茶几上。
“所有的酒我们都要了。”上官浩眯了眯眼睛,盯着慕千语笑了笑,露出一口白而整齐的牙齿。
“真的吗?那谢谢了。”慕千语忍不住有些激动,这么多酒卖出去提成可不会少,今晚算是大丰收了。一边淡笑着一边将所有的酒都从篮子里拿出来,摆在茶几上。
“我们要了你这么多酒,你是不是也要表现一下你的诚意啊!”上官浩眯着眼睛盯着慕千语,淡淡的邪笑。
“这……什么诚意?”慕千语拿酒的手一顿,心里有些不好的预感,有些紧张的问道。
上官浩偏头看了一眼旁边的顾北辰,随后又偏头对着正在喝酒的齐牧使了个眼色,齐牧点点头,露出些兴味的笑意。
慕千语说话间,上官浩将手机扔到了顾北辰身边的茶几底下,随即抬头不动声色的笑着说道“帮我捡一下手机吧。”
捡手机?慕千语抽了抽嘴角,同时也松了口气,幸好不是其他的要求。
顾北辰依旧没什么反应,对于上官浩喜欢恶作剧的个性已经见怪不怪了。
“手机掉在哪里了?”
“就在这里。”上官浩指着茶几底下淡笑的说道。
慕千语看向上官浩所指的位置,只见顾北辰一脸淡漠的坐在那里,刀削斧刻般棱角分明的脸,带着冰冷的弧度,让慕千语心里升起一股凉意位面军火大亨。
慕千语抿了抿嘴唇,好看的眉头跟着皱了皱,白皙的皮肤在灯光的照射下,显得更加的莹润。黑色柔顺的直发散落在肩头,遮挡了些露在外的肌肤。
帝豪夜总会的酒水推销员都要求穿统一的工作服,而这所谓的工作服只是一件黑色露脐背心,还有一条黑色超短皮裙。
穿上这一身衣服,更加的显得她的身材凹凸有致。慕千语觉得要多别扭有多别扭,伸手拉了拉衣服,将裙子往下扯了扯。
“好,你等一下,我现在给你捡。”慕千语看了看顾北辰,虽然心里有些别扭,但是为了这笔不菲的酒水费,只能厚着脸皮捡手机。现实残酷
“麻烦你快一点,我前一会发的微博,现在急着看回复。”上官浩露出有些着急的表情,端起酒杯跟齐牧轻轻的碰了碰,两人相视一笑,期待着好戏上演。
慕千语走到顾北辰身边,心里想让他挪挪位置,但是见到他的表情,默默打消这个念头。因为她能预知,就算她说了,他也绝对不会让。
“手机怎么掉到这下面去了?”慕千语低声嘀咕,慢慢的蹲下身子,朝着茶几下看了看,根本看不到手机。她伸手试了试,还真的只能平着伸进去一只手。
“手机在哪里啊?我怎么摸不到?”慕千语一边伸手摸,一边抬头问上官浩。
“你再往过来一点,手再伸进去一点,仔细点摸。”上官浩笑道。
慕千语咬咬牙,往前挪了挪位置,手撑在地上,挨着顾北辰的脚边。
蹲着摸了半天还是摸不到,慕千语干脆跪到了地上,手越发的往里面伸,挺翘的臀部高高翘起,头低着,露出好看的锁骨。
顾北辰淡淡的瞟了她一眼,她明亮的眼睛让他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他摇摇头,不可能是她,他找了她这么久,依旧没有半点消息,不可能是她,不可能的……
“摸到了!”慕千语有些兴奋的抬头,头一下子蹭到了顾北辰的腿。
顾北辰一动不动,没有感觉一般。上官浩肯定不会让她捡个手机这么简单,这个笨女人既然要答应,那就该付出代价。
这社会就是这样残酷,出来混的,总要还。
就在慕千语继续低头摸手机的时候,上官浩一脸坏笑的拿起旁边的一瓶酒,手从顾北辰背后伸到慕千语的臀部,用酒瓶底部在她臀部蹭来蹭去。
感觉到臀部传来的异样感觉,慕千语一顿,心里顿时紧张起来,同时也升起一股怒气,这些男人真是太过分了。
慕千语咬了咬牙,正准备回头,上官浩坏笑着迅速撤退,坐到了齐牧的身边,打开酒盖给齐牧倒酒综琼瑶之云华,两人侧身交谈,好像什么事都不知道一样。
慕千语回头井川ゆい,先瞟了一眼距离她比较远的齐牧和上官浩,那两个人隔着这么远,绝对不是他们两个摸的。想到这里,慕千语收回视线狠狠的瞪了一眼正在点烟的顾北辰,心里将他怒骂了千百遍。
“小姐,手机捡到没有?”上官浩有些不耐烦的语气,露出些失望的表情。
“快了,马上就好。”慕千语随即回头又开始专注捡手机,这次上官浩又用酒瓶触碰慕千语的臀部,还享受般的在她臀部上画了几个圈。
慕千语再次咬牙回头,狠狠的瞪着纹丝不动,吐着好看烟圈的顾北辰,冷声说道“先生,请你放尊重点。”
顾北辰面无表情,只是淡淡的瞟了一眼慕千语,若无其事的端起酒杯仰头品酒。对于上官浩和齐牧的小把戏根本没放在心上,慕千语坚定中带着怒气的眸子谭咏鳞,却让他坚硬的心有些松动。
“你要输了!”齐牧狭长的桃花眼眯了眯,一脸得意的看着上官浩。
“胜负未分!”上官浩勾了勾嘴角,转头对着慕千语说道“小姐,手机捡不到就算了,这些酒我们也不要了。”
“快了,已经拿到了,马上就好。”慕千语心里很不爽,但是为了那些酒钱,还是打算在忍一忍。
转头的时候还狠狠的剜了一眼顾北辰无心魅惑总裁,不过后者好像根本对她的警告视而不见。
慕千语终于摸到了手机,慢慢的从茶几底下往外拨吴晰,手也痛了,腰也酸了,好在总算要出来了。
就在慕千语松了口气的时候,同样的动作上官浩又来了一遍,这次更加过份,酒瓶都伸到了慕千语的裙子里,将她的裙子不断的往上拨。忍无可忍
面对越来越过分的动作,慕千语实在是忍无可忍,怒气的站起身来,抓起茶几上的一杯红酒朝着顾北辰的脸上泼去。
“臭流氓,变态,我不是那种女人!”
慕千语怒气的吼完,将酒杯一扔,酒水都来不及带走,带着满腔的怒气,正准备转身离开,哪知道手上一重,回头一看,顾北辰正紧紧的抓着她的手。
顾北辰面色阴冷的抹了一把脸上的红酒渍,阴冷的开口“女人,你要为你的行为付出代价。”说完将慕千语抵到了墙上。
“你干什么?”慕千语惊恐的大叫一声,身子已经被顾北辰禁锢,动不了半分。
“当然是干你想干的事。”顾北辰眯着眼睛,冰冷的声音里带着些怒意,却又霸道至极。还不等慕千语反应,脸已经凑近了慕千语。
鼻尖碰鼻尖,两人的呼吸声清晰可闻。
此时的慕千语心里有三分害怕七分愤怒,男人身上带着的淡淡薄荷味让钻入她的鼻腔,几乎快要让她窒息。
暗暗下定决心,慕千语对着顾北辰鼻子狠狠撞了过去。顾北辰吃痛,禁锢她的手有稍微的放松,眯着危险的眸子,像一头随时等待吃掉猎物的豹子陈霁平。
“女人,你真的很不乖。”顾北辰觉得鼻子一热,鼻血流了下来,他伸手随意的擦了擦血迹,棱角分明的脸看起来异常冷峻。
“放开我……放开我!”慕千语不断的挣扎,挣扎中,胸口的一枚墨色的三角形玉佩露了出来。
顾北辰只觉得那玉佩很熟悉,一把将玉佩抓在了手里,眼睛微眯,内心有些激动。
没错,这是他的玉佩,三角形的黑色玉佩是他亲手雕刻的,也是他亲手送给那个女孩的。
“这玉佩是你的吗?你从哪里得来的?快说。”顾北辰抓着慕千语的肩膀,冷声问道。
“放开我,放开我。”慕千语这会只觉得恐怖,只想赶紧逃离他的魔爪,根本没有心思回答和揣摩他的问题。
“快告诉我。”顾北辰阴冷的眼睛盯着慕千语,手上加重了力气,他实在是太着急想知道答案,却没想吓到了她。
“臭男人……去死吧!”慕千语不知道再待下去会发生什么恐怖的事情,面前这个男人让她心里觉得很冷很恐惧,她想要逃跑。于是抬起腿对着顾北辰狠狠踢了上去,使劲推开顾北辰的禁锢,快速跑出包厢。
一直跑到楼梯口才停下来,慕千语拍了拍狂跳不止的心脏,咬了咬嘴唇,紧握的拳头开始慢慢放松,手抚上三角形的黑色玉佩,整个人都轻松了不少。
“哇偶……”就在慕千语跑出去后,齐牧和上官浩同时惊叹出声。
“哈哈……哈哈……反抗了,我赢了。”齐牧狭长的桃花眼都笑眯成了一条缝,盯着一脸不情愿的上官浩伸出修长的手“拿来吧。”
上官浩瘪瘪嘴,极其不情愿的将限量版法拉利的车钥匙扔到了齐牧的怀里。这种把戏他经常玩,以前那些女人没有一个反抗的,没想到这次居然输了。
“噗……真是太有趣了,帝豪的老板不但被员工当成流氓,而且还被泼了一脸的红酒,现在还被踢了鸟……哇哈哈,真是劲爆的消息。”上官浩偏头看向满脸冷意的顾北辰,心情很愉悦的笑出了声“能看见辰少的糗样,这车输得不亏。”
“老大,你不会是被踢傻了吧?要不要找个摸鸟的看看?”齐牧有些试探的问道,嘴角的偷笑出卖了他内心的愉悦。
顾北辰看着慕千语跑出去的方向,眉头微微皱起,浑身上下被寒气包裹。裤裆处传来的痛,让他刻骨铭心。
手心还残留着属于她的温度,她怎么会有三角形的墨色玉佩?她会是她吗?
顾北辰眯了眯眼睛,坐到了沙发上。白色的衬衫上还沾着慕千语泼的红酒,犹如一朵朵雪地里盛开的红梅。
不管她是不是她,他一定要抓住她。
冰刀子般的眼神直射向坐在一边正偷笑的两个人,语气冰冷而霸道“说吧,想要付出什么样的代价!”
“那个,老大微积分的公式,这车是孝敬你的,不成敬意。”见顾北辰冰冷的眼神,齐牧暗道不好,讨好的坐到他身边,将法拉利的车钥匙放到了他手里,一脸的献媚。
顾北辰把玩着手里的车钥匙,眼里的冰冷依旧,“这样就够了?”
“那你还想怎么样?不会是让我以身相许吧?那个……如果你愿意,我勉强可以接受。”齐牧精致的脸比女人还漂亮三分,边说话还边往顾北辰身边靠拢。好久不见
“装基佬是吧?你信不信我把帝豪的少爷全都叫来,让你梦想成真。”顾北辰嫌弃的将齐牧推到了一边,眼神微眯,语气不善的说道。
“不是吧?这么狠……”齐牧作惊吓状,赶紧逃到一边。
“我说齐牧刘明贺,你可以考虑考虑来我家捡肥皂。”上官浩端起一杯红酒,背靠在沙发上邪笑的盯着他。
“你这个死基佬,去死吧你,你才捡肥皂久弥直树,你全家都捡肥皂。”齐牧鄙夷的看着上官浩,然后又一本正经的说道“我喜欢36D,喜欢细腰长腿,对你这样的残缺品种不感兴趣。”
“明天就让人准备好肥皂,随时欢迎你来我家捡……”
“去死!”齐牧将一瓶酒朝着上官浩扔过去,上官浩邪笑着一把接住,随即又看着顾北辰笑道“辰少,那个女人还不错哦,要不把她抓来你亲自调教调教?”
“我没你那么多闲工夫,流氓这黑锅我背了,你考虑好付出什么代价了吗?”顾北辰盯着上官浩眯了眯眼睛,没想到那个女人不但敢泼他一脸的红酒,还敢用脚踢他的鸟,要是踢坏了她拿命来陪都不够。
顾北辰仰头喝下一口红酒,冰冷的眼神闪过一丝兴味,同时也夹杂着危险气息。女人,你最好别栽到我手上,不然你肯定会为你的行为付出代价。
“上官酒窖的酒随便你挑,够不够?”上官浩无所谓的笑道。
顾北辰抬头看了他一眼,没有回答,算是默认这代价有效。
“齐牧,给我查查那个女人的底细,明天早上我要见到资料。”顾北辰面色阴冷的喝下一口红酒,起身走出包厢,只留下一个潇洒冷然的背影。
慕千语心情复杂的回到了家,颓废的倒在了沙发上,今天算是白做了,不但被人吃了豆腐,还搭进去几千块钱,心里又怒又痛。不过幸好那个色狼没有投诉她,不然丢了这份工作就更加不划算了。
第二天一早,有关慕千语资料整齐的放到了顾北辰的办公桌上。顾北辰一身黑色修身西服,坐在手工定制的全牛皮椅子上。
盯着慕千语的资料,他微微眯着的眸子闪过一抹震惊,冰冷的心也抑制不住的多了些温度。
慕千语,你究竟是个怎么样的女人?
他勾了勾嘴角,女人,好久不见。
晚上,依旧灯火璀璨,霓虹闪烁神厨太子妃,纸醉金迷的夜生活重复开始。
慕千语纠结了很久,最终还是进了帝豪化妆间。她缺钱,真的缺,所以她不可以轻易放弃赚钱的机会。
挎着酒篮子,带着职业性的微笑,一个包厢一个包厢的进去推销。她很不喜欢这样的感觉,可是为了赚钱,她不得不看别人脸色,忍受那些男人赤果果的眼神。
慕千语从一个包厢出来,吐出一口浊气,正调整着自己的状态,准备进入下一个包厢。
还没走两步,电话铃声却响了起来第六颗钻石,拿出一看,是好友文雪打过来的。
“慕桐不见了。”文雪急吼吼的声音传了过来。
“什么?慕桐不见了?什么时候不见的?怎么回事啊?”慕千语心里一惊,立即从凳子上站起身来,有种不好的预感在心里升腾。
“下午他说热,回去换身衣服,之后就没回来,我还以为他在家里睡着了呢,结果去你家找也没有,等到现在也没见他回来吴圣贤。”文雪焦急的说道。
↓↓↓由于微信篇幅有限后续剧情请点击下方【阅读原文】

标签:

上一篇: 李雨青博客新经济风向标【Vol3】-CSCI行业动态
下一篇: 悲惨世界教你如何躲避高速区间测速,99%的车主都不知道!-微交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