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型单排小货车报价散文丨程文胜:站哨(当兵纪事之六)-南部战区

发布时间: 2年前 (2019-05-17)浏览: 48
散文丨程文胜:站哨(当兵纪事之六)-南部战区

来源 :南部战区微信公众号

站哨
作者:程文胜
我在连队当兵时主要任务就是站哨。同样是站哨,在中南海新华门站和在我们营门口站,还是有很大不同的。新华门那是代表国家形象,礼兵华服、枪刺闪亮那叫一个神圣!我们那是负责营院安全,轻装便携、有枪没弹更多的是一份职责。

我当兵时连队人少哨多,大小营门、甲区、乙区都是单岗单哨。有一天上午,我去大营门接下士张亮平的哨,我们交接完枪、值班登记簿等,相互敬了礼,他就算下了哨。张亮平和我是一个车皮拉来的同批兵,站哨姿式标准、动作规范、态度和蔼,遇到不配合查验证件、恶语相加的二货一压定情,也绝不与人争吵,对路过营门见到兵就乱嚷嚷"立正稍息向右看“的过首长瘾的社会小青年也不动气,不像有的兵忍无可忍无需再忍的就挥胳膊、解腰带招呼上了,影响很不好。连队大会小会表扬张亮平,已经属意让他当副班长了。那时当了骨干,下一步学技术、转志愿兵的就比其他兵有优势。谁知张亮平下了哨就闯了祸。

张亮平事后反复对我说:“后悔死了,说肠子悔青了也不为过。那天要是直接回连队就不会闹出那么大的动静,还差点押送退伍回老家。"张亮平曾告诉我,他父亲送他当兵时下了死命令,不转个志愿兵穿上四个兜的衣服就别回来了。金恩荣张亮平说:"这下可好,两个兜的能穿几天还不知道,还四个兜呢!”他絮絮叨叨说话的神态很容易让人想起鲁迅笔下的那个祥林嫂。
我们部队大营门通往营区有一条200多米、接近30度的斜坡。那天,张亮平走到坡顶招待所门前时,见平时接送小孩的学生班车黄河大轿子停在路旁,临时起意,随手拉开驾驶室门钻进去了末世超武系统,胡乱一通摆弄,车忽然顺着坡溜起来。张亮平慌忙踩刹车,可他不知是汽刹,只听得扑扑扑放气,就是停不住车。好在他当兵前开过手扶拖拉机,方向还是能把住的。路过的熟人没觉得异样,只是惊奇发现是他在开车,就笑嘻嘻地靠近打招呼,直把他吓得魂飞魄散,一路狂喊:"快躲开快躲开,车停不了了。“车顺坡而下越溜越快,很快就到营门了。我当时不明情况,见有车过来,跑出小岗楼准备要出门条儿,那时司机没有持派车单、会客单,军队地方车辆别想在哨兵眼皮下进出营门。见大桥子车没有停车的迹象,正想喝斥,突然发现开车的竟然是张亮平,心想他哪会开车?知道要出事儿,赶紧闪在大门立柱后不侍寝砍了。大营门外有一条横向马路,马路右侧就是断崖式的几十米深的沟壑,再刹不住车就直奔沟壑去了,急得我只能大喊:“拐呀拐呀姹紫嫣红造句!”车忽拉一下穿出营门,张亮平情急之下,向左猛打方向盘,一下撞在路旁的大树下,大轿子前保险杠撞出一个凹槽,差点把树都包住了。树倾斜又挤压了紧邻的民房,青砖黑瓦哗拉拉的掉下来,把挡风玻璃打成了烂鱼网一样。

军务科夏科长外出回来正好路过,夏科长是干部子弟,一米九的个头,黑旋风李逵一样膀大腰圆、声如炸雷,平常总骑着雅马哈摩托车在营区巡视,一副威风凛凛的气派。看到头破血流的张亮平,夏科长抄小鸡一样把他从车里拉出来,见没有大碍,就边发动麾托边臭骂着让他坐在摩托屁股后头去门诊部。临行时命令我通知管理科、汽车队料理善后事宜。
那时部队领导就怕出事故,张亮平下哨不按时归队易车宝,还擅自动用车辆、损毁公车民房,事情说大就大干掉客户,说小还就小不了,领导让军务科拿意见。夏科长见过世面,对兵样子凶心里还是疼爱的马梓豪,意思是给个处分警诫一下就行了,分管领导不同意,坚持要退伍押送回原籍。张亮平急了,头上包着纱布伤病员一样去找熟悉的机关食堂管理员想办法。管理员是一级厨师,能做闻名遐迩的湿火腿,上级本级有会议接待任务总抽调他主厨,不知他采取什么手段,分管领导不再坚持意见,结果张亮平背了行政记过处分。
出了这样的事,夏科长觉得脸上无光,把连长指导员好一顿训。连长指导员灰溜溜的回去商议,觉得给个处分还不足以平息愤怒,岗位也必须调整。在他们眼里兵的岗位是有层级的:机关兵、驾驶员、哨兵、炊事员……最未就是喂猪的饲养员。张亮平这样丢人现眼还能站哨?喂猪去吧。
张亮平就喂猪,可连队只有两头猪,不够他半个人忙活的,就主动到哨位替老兵站哨。轮到我出勤时,他会到哨位闲扯几句,我担任自卫哨时,他还从炊事班弄点花生豆黄瓜西红柿什么的校傲江湖,我们一起躲在角落里边吃边轻声聊天。张亮平很机警,事先把一枝干芝麻桔梗撅断散放在队部通往班排宿舍的石板路上,夜深人静,极小的声响都会放大,这样连队领导夜里查哨我们就能听到动静。多年以后,当我看到谍战大片里特工把灯泡拧下踩碎撒在走廊里以防偷袭时,我一下就想起当年站哨的情形。
自卫哨相对自由,门岗就正规多了,但重复单调枯燥乏味,心理生理滋味都不好受,白天出出进进有人扯淡还好,晚上就难熬了。见张亮平喜欢站哨,想偷懒的老兵就让他替哨。

部队十点以后大营门关闭,只留岗楼一侧小门出入,到夜里十二点小门也关闭。有天夜里,张亮平正关小门时,听见草丛有声响,问了声谁,只见黑影晃动没听见回音,就操起枪、子弹顶上了膛。他又喊了一声:“口令",还是没回音,就朝黑影放了一枪南粉北面,枪口吐出长长的火舌,在深秋的夜里格外刺眼。
枪声一响,连队自卫哨马上吹起了紧急集合哨音,连长带着几十个兵操起家伙式就往营门狂奔。灯光亮起来,大伙才看清那黑影是夏科长。夏科长手掐秒表稀货街,微型单排小货车报价拿手电筒照了一下,满意地说:反应迅速,考核通过,都回去歇了吧。说完拿手电筒照岗楼,张亮平就露了脸。连长见是他,气不打一处来,刚想训斥,夏科长说话了:哨兵不错暴虐皇妃,敢朝我开枪,有股子哨兵神圣不可侵犯的意思,嘉奖一次。
其实夏科长知道哨兵用的是空包弹,如果是实弹,科长哪敢不出声,张亮平也不敢真开枪。没当过兵的人不一定知道空包弹,它是这么个事儿,子弹也是子弹,就是有少量装药、底火,但没有弹头,弹壳收个口封住,上膛击发伤不着人我的警花爱人。那时哨兵夜间配空包弹主要是威吓示警,有紧急情况,放一枪,连队自卫哨就知道出情况了,会召集人赶到哨位增援。

问题就来了,机关首长发话嘉奖张亮平,是队前表扬、口头嘉奖还是正经连嘉奖一次?指导员召集支委会商量到天亮,考虑到张亮平的一惯表现,功是功、过是过,就决定记填表的连嘉奖一次,事务长说给养员一直炊事班长兼着,买菜做饭忙不过来,一时也找不到肯吃苦原则性还强的接精灵大领主,提议让张亮平买菜养猪一起来。指导员说上士是骨干呢,就便宜了这小子吧!
炊事班有辆机关淘汰的挎斗偏三轮摩托车,没人会鼓捣,张亮平有基础,在操场里练了半天,就开出去买菜了,回来路过哨位就停下来,扔给兵一根黄瓜吃,自己过站哨的瘾。

来年夏天,我考上军校,张亮平在炊事班炒了两个菜为我送行。酒过三巡,我终于把憋在心里两三年的疑问说了出来,我说什么都会有瘾,都不奇怪,站哨还能站出瘾来就奇怪了,你真喜欢站哨?
张亮平笑着说:咱连队的兵就站哨还像个兵大宫玉兰曲,莫不成在家养猪到部队还养猪、在家做生意来部队还做生意?
我把酒杯里的酒一饮而尽,我说我不如你。
(图/网络)

程文胜,军旅作家,在《昆仑》《解放军文艺》《北京文学》《小说月刊》等刊发表《民兵连长》《无处流浪》《阳光落在蒲公英上》等中短篇小说多部,诗歌散文等百余篇散见《人民日报》《解放军报》《散文月刊》《诗歌月刊》等报刊,著有长篇非虚构文学《百战将星李天佑》等多部,多次获军地各类文学奖。
【近期好文推荐】
散文丨程文胜:踢正步(当兵纪事之四)
散文丨程文胜:紧急集合(当兵纪事之三)
散文丨程文胜:摘领花儿
散文丨程文胜:整内务
散文 | 王雁翔:被风吹散的故事
散文 | 陈靖渭:铁列克提的风声
散文|李童:镜子里的父亲
散文| 吴佳骏:记忆中的敦煌
散文 | 汪曾祺:塞下人物记
散文 | 王雁翔:温暖的延伸

一路走来,感谢有您!
欢迎分享、点赞、留言!

本文编审:陈典宏
校对:彭友泽
责任编辑:罗 炜
南部战区投稿邮箱:nb@81.cn

标签:

上一篇: 月光光照地堂素描基础丨线条,原来没有那么简单-我爱素描
下一篇: 山东电力建设第三工程公司游心墨境一一林文钦山水作品展-北经

︿